【对话汨罗江人文笔记】平湘两县把界分

长江信息报 2017-09-06 21:50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浯口对门是溜滩,大滩一过无险滩。 平湘两县要分界,前面就是长乐街。 回龙门对平江洲,转个湾来挂榜山。 磨刀滩来有故事,转弯就是伍公市。 三百担与五百担,皇粮运岳毛家湾。 上平下湘到新市,平湘两县把界分。 节选自《平江县水运志 · 号子》

浯口对门是溜滩,大滩一过无险滩。

平湘两县要分界,前面就是长乐街。

回龙门对平江洲,转个湾来挂榜山。

磨刀滩来有故事,转弯就是伍公市。

三百担与五百担,皇粮运岳毛家湾。

上平下湘到新市,平湘两县把界分。

节选自《平江县水运志 · 号子》

青冲口与伍公市

清冲口

从平江县城西行,将军山与昌水相汇,一路江势险峭河湾秀美。每过青冲口大桥,我喜欢东张张、西望望。上游拦河坝峡谷平湖宁静致远,下游青石滩犬牙交错激流翻滚。仔细打量她的容颜,聆听她倾诉的声音,揣度母亲河跳出山区坦然西去的精神境界。

青冲口大滩庙

汨罗江流长253公里,流域面积5543平方公里。从地形地势分析,长寿街以上为上游,长50公里,流经高山区。长寿街至青冲口为中游,121公里,两岸为丘陵区,惟有青冲口一线峡谷。青冲口以下为下游,72公里,两岸系带状平原,河面宽广,尾闾河口属洞庭湖平原区。

水涨水落

大滩庙依然守望水口,面对同一条河流的兴衰,乡人与神祗或许只会香烛对话。明清时期,平江红茶远销欧亚各国,誉称“湘红大地”。清咸丰五年(1855),县厘金局特在大滩庙专设西卡,作为平江河道咽喉,上下船只必经之道,设卡稽查出口的茶厘,进口盐厘,兼查百货偷漏,岁课税钱达十万串。光绪三十一年(1905),水运汉口外销红茶6.1万箱(每箱77斤),另有内销茶叶1.8万多包(每包50斤),共计销量2800吨,居全省首位。正厘加抽共征银86123两,占全省茶厘总数11.2%。

汨罗江,水朝西

话说明朝迁都北京,永乐八年(1410)开辟漕河,兑解京仓的漕粮依然运往南京。成化七年(1471)南粮终于改兑运为军运,平江等县纳粮只需运至岳州黄华亭交兑官军,从此不再承受运往京城的风险。但本县境内官粮得在县城征收,却依然经受滩河水险及冬干水涸的艰难。

汨罗江,水朝西

清康熙四十二年(1703)知县伍士琪经过几年努力,终于在县西百里的汨罗江边征地创建漕馆。每年皇粮开征,他亲领官吏从县城来漕馆现场办公,钱粮在此设库征解,甚至连解押要犯也在此关禁以羁。忙到漕解结束,公差返回县城。伍知县此举使西乡免却四十八滩之险,邑人尊称伍公市。四十四年(1705),伍士琪升任桂阳州知州,邑人为纪念他,捐建伍公祠。

央视拍摄汨罗江

伍公市码头立有高低两块大石墩,最好搭搁跳板。当时无水位测量设施,春夏水涨船民看水浸石墩受载,当水涨到第一石墩时即可装300担,涨至第二块石墩时即可装500担。天然水印准确,通行无碍,屡试不爽。于是乎,“三百石,五百石,皇粮运岳毛家湾”流传开来。量船石载入《湖南水运志·轶事》,有趣。

央视拍摄汨罗江

长乐镇与新市街

平汨分界的赵公桥

汨罗江过大滩庙,忽然向北转南来个大拐湾,一条玉带弯弯曲曲盘旋15公里,两端陆岸直线距离仅4公里,左岸湾内平江时丰坪,右岸汨罗长乐街。汨水流过黄旗段穿越伍市镇,又一路西行。黄旗段水发源汨罗界乌石尖,其地理位置十分重要。平江最初建立水文观测站,就定位黄旗段站,它可记录洞庭湖抵托倒灌汨罗江。平江与汨罗正式分界线,来自长沙县的车对河,又名鹅笼江水,隋书《地理志》称湄水。它汇合长沙、平江、汨罗各条支流,流域面积344平方公里,全长41公里,北流开慧镇、向家镇、伍市镇,过新市街赵公桥注入汨罗江。

新市镇老街

汨罗市长乐、新市、归义三个古镇,分别有“梁街、宋街、明街”之说。长乐古镇南临汨罗江,东靠幕阜山余脉智峰山,南朝梁时即为岳州郡治,隋文帝时置岳阳县治,历史最为悠久。今日巴陵古城之前,大约自梁武帝大通二年(528)至隋开皇十年(591),“岳州本由天岳置”,位于天岳山之南,今平江之西境。《隆庆岳州府志》解释:“岳阳本湘阴古郡,隋改县称岳州,故岳阳名之此也。”从平江洲对回龙门,长乐街接永庆、同庆、普庆、吉庆、北庆街,时丰坪有普庆、普义、普祝、普坪村,其浩然正气尽显同乐之庆。回龙门登岸阁楼式建筑,青砖石板悠悠踏踏穿越时空,一千五百年“长久安乐”寓意,永远镌刻在五街八巷十门千户的水运码头。

新市镇老街

新市镇老巷子

走进长乐古镇,不仅抬阁故事会闹元宵好看,甜酒美食好吃,傅小松撰联:“乐土自繁华,千年不减风骚意;长河流日夜,百里铺开锦绣图。”你随意漫步街市巷里,自由穿行旧宅新居,到处可见老地名,老字号,老墙界,老标识。古朴的建筑风格,清香的喜庆张贴,轻松愉悦令你禁不住会找商户居民问个事、聊聊天,一股湘楚传统文化的亲切感扑鼻而来。我有幸相识余耀宗先生等许多长乐镇人,感觉这座湘北古镇依然保持郡治水乡的千年风范,至关重要的不在于物,在于人。他们对于古镇文化一次接一次的抢救,得韩少功、余三定、杨厚均等学者的赞同,湖南理工学院文学院近年来将它列入科研课题盯住不放,故事小镇成为汨罗江畔最亮丽的风景线。

新市古镇修复工程

2015年4月12日,我约苏敢在湄江赵家桥见面,交通便捷的新市镇,北宋元丰年间(1078--1085)正式设新市坊,曾经拥有三街九巷十码头。今日繁华往公路两侧挤靠,依水而生的石板老街爬满荒草青苔。从街市穿过小巷,汨罗江波光倒影平缓穿过新市大桥,岸边枫柳成荫泥土润泽。新市古镇保护和开发工程拉开战事,滨江风光带征地拆迁,重新恢复老码头风貌。春雨过后洪水刚刚退却,麻石护坡的等级台阶下,泥土淤积近水平台。脚踏泥泞硬底,一条江河与水乡儿女的亲昵,总会通过水涨船高来表达,春江水暖的印记从心底浮现,我也喝汨罗江水长大。

新市街码头

新市街老码头

九龙舞与故事会

长龙贯街

记得1991年中国湖南岳阳国际龙舟节开幕式,我在岳阳城楼看热闹。如雷的鼓点震撼大地,雄浑的号角穿越长空。伴随一声地动山摇的呐喊,九十九位穿着祖制龙服的舞龙人,高擎九条色彩斑斓的长龙跃上洞庭湖的水上舞台。顷刻间,龙珠腾空飞舞,彩龙盘旋翻滚,排山倒海般的龙舞大阵,编织起一套接一套的精美图案,组合成一个又一个的生动造型。龙阵飞旋,力挺雷霆,数万观众群情激昂,欢声高扬。从此,平江九龙舞威振天下。

彩凤飞舞

平江九龙舞始于汉,兴于唐。端午祭屈子,行龙三日,临江而舞。九龙闹洞庭,送回屈子尸首的故事,与浯口、伍市等西乡喜欢划龙船、玩龙舞,五月初五、十五过两个端午节的习俗完全吻合。1985年,伍市镇白杨村姚姓家族率先恢复九龙舞,接着浯口镇西冲村江姓家族也成立了九龙队。白杨村设有龙坛,供奉龙神,老龙会的坛主、掌门一应俱全。历史上除端午节外,不遇祈福消灾、驱邪求雨,是不能出龙的。每次出龙,先要禀告龙神,三卦同行允可,开坛设案,倡龙祭龙,方可出行。由于队伍庞大,规矩严格,套路纷繁,舞姿奇妙,1998年中央电视台拍摄专题片,取名《中华一绝》,多次在国际频道播出。2001年,国家文化部授予平江县伍市镇“中国民间艺术九龙舞之乡”。2008年平江九龙舞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。近年中央电视台又两次来平江,曾想重拍九龙舞,因诸多缘素而未果。

龙凤呈祥

农历丁酉年正月十四,我又去长乐街看故事会。上次是2009年元宵,易灿、余健、黄二良带我去的,长乐故事民俗馆暨下市街故事会大楼竣工庆典,他们是长乐人。我收获一篇5千多字的散文,《长乐故事》发表在湖北省一家文学杂志,新浪博客图文并茂。时隔8年旧地重游,湖南省首届抬阁故事会文化节、《华夏地理》汨罗长乐摄影节暨汨罗长乐第五届民间文化节,长乐抬阁故事、宜昌夜故事、涟源梅海抬故事,共3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益阳桃江红迹塘故事、永州黄阳司扎故事2家省级非遗,五地联合闹元宵,宣布成立湖南抬阁故事联盟。我本想住一晚,没有料到小镇爆满。镇上把我交给长新村支书李辉,李书记公务繁忙且不说,亲家从上海接来看热闹,开餐两桌人。他们全家真心留客,我不好意思借宿。长乐镇人热情好客讲义气,再次令我感动。

长乐故事会始于隋唐,盛于明清,上个世纪80年代重登巅峰。长乐街的全民狂欢,按照惯例举行故事会竞赛,下市街先出场,上市街结束。踩高跷,舞蛟龙,抬故事,敲锣鼓,内容依然为历代忠孝节义的民间传说,表现爱憎与忠奸,渗透幽默与讽刺,显示技巧与新奇,传递友谊与祝福,祈求吉祥与和平。喧闹喜庆的小镇,“万人空巷”演变成数万人有序分巷。易灿、余健,还有湖南理工学院文学院胡睿臻博士,朋友相见各忙各的去,连手机都无法接通。满街戏妆故事的表演者,游客人人都是摄影家,火龙夜灯将盛世元宵映照得流光溢彩。

平汨两岸同饮一河水,生活习俗均属楚巫文化,至今穿亲带故的,打断骨头连着筋。平江九龙舞、汨罗故事会均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目录,中心地带就是时丰坪、长乐街,如果从地域学的角度分析,其地理人文脉络同样堪称“中华一绝”。

【“对话汨罗江”人文笔记】

七日七夜到洞庭

一江千古属斯人

又吹渔笛汨罗湾

吴头楚尾泻洞庭

叩问大地的天梯

气壮山河天岳关

峭壁悬崖只角楼

黄龙汨水发平江

从山岳漂砾江湖

红岩白水绕龙门

九曲清流今何在

秀野春光永留芳

梧桐暮雨惊客梦

桃洞朝霞映佛光

幕阜丹崖照紫烟

连云翠璧舞青龙

三峰叠嶂卷珠帘

碧潭秋月定乾坤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